连存活下来的希望都没有反倒更是被恼羞成怒的

作者: admin 分类: 华众娱乐网址 发布时间: 2018-04-07 16:48
“多大点事啊,还用歇,不知道逃难的时候,时间是最宝贵的啊!”
 
    差点被张凤仪推了一个跟头的顾铮,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怀中多出来的一只狗蛋,下意识的就乖乖的爬上了车,在快要没顶的行李堆中,茫然的看着张凤仪,也是他的婆娘,将两只袖子往上一挽,一个用力,轻轻松松的就将整个板车给擎了起来。
 
    “爹娘,走了!”
 
    “哎!”顾家的老两口,有些小心的摸了摸顾铮搞来的这匹油光水滑,膘肥体壮的马匹,仿佛对于张凤仪的神力见怪不怪一般的,将缰绳牵起来,就率先先行了一步。
 
    待老两口在一家人的前面开路之后,张凤仪则是一个气沉丹田,闷吼了一声:“起!”,那个双轮的大板车,就被她稳稳的推动了起来。
 
    我来个大草!
 
    看到此种情况,顾铮他已经分不清楚,刚来这个世界时,挡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是想要替他争取时间舍命的抵抗呢,还是打算实行一个以一己之力将奔马掀翻的壮举了。
 
    不管了,趁着现在,他赶紧把记忆给接受了才是正理。
 
    顾铮将狗娃往怀中又揉了揉,让又累又惊孩子能有一个更加舒服的睡姿之后,他也随之闭着眼睛,接受起了属于这具身体的,委托者的记忆了。
 
    片段滚滚,片刻过去,他身后的张凤仪只不过将车刚刚推过了嘈杂的城外聚集地,吸溜了一下鼻涕的顾铮,就把眼睛给睁了开来。
 
    这次他的任务,简直就是来卖苦力的。
 
    而委托者的身份,也是一如既往的普通。
 
    普通的如同路边的一块石头,一根野草,引不起任何人的关注。
 
    他本是济城中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面食铺子中的老板。
 
    说是面食铺子,也只不过是一个一尺见方的窗口,还是从他们家的后厢房外开的。
 
    那里正好对着的死胡同内,再安放上几张随时可以搬回家的小桌小椅子,就成为了这一片街坊邻居以及游脚商人们口口相传的,物美价廉又美味可口的面馆。
 
    原主因为脾气颇好,又是蔫老实的性格,从来都是在后厨中做着揉面和面,炒菜做饭的营生,而他那泼辣果敢的婆娘,则是负责前面客人的招待。
 
    你别说,因为原主的这一把好手艺,再加上价格的确公道,在乱世之中一碗满满当当的素面条也只不过要上三个大子,着实让他们的这家小面馆的生意,红火的不行。
 
    不但能够养活他这一大家子的老老小小,有时候还能剩点余钱,去接济一下自家婆娘那穷的快要揭不开锅的娘家。
 
    如果日子就是这般平平顺顺的过着,像委托者这般的人物,是绝对不会触发到笑忘书的关注的。
 
    实在是这个世界的原主有点过于凄惨,虽然他是一个极其老实甚至有点胆小窝囊的男人,但是在遭遇到极其大的人间惨剧的时候,也会迸发出惊动了天地的不甘,愤怒,以及无处发泄的悲伤。
 
    而就是这般激烈的情感迸发,最终让笑忘书在这个世界中,听到了属于他的心声与渴望。
 
    活着,让他们一家人都要安安全全的活着,活到让他找到了一个没有战火的侵袭,没有战乱的纷争,能够让家人继续过上以前的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的地方。
 
    任务听起来挺简单的不是?可是顾铮在看到了属于原主的记忆之后,也只剩牙疼了。
 
    他穿越过来的时间,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原主过于的窝囊,还是他在以往的世界中,已经将好运气都用光了。
 
    顾铮竟然是在悲剧发生的前一刻时,才穿了过来。
 
 158 这委托累啊
 
    还好他在第二世界中,学习到了一手好的控马的绝活,否则这位委托者的第一个心愿,他一上来,就实现不了了。
 
    那就是救出,为了给他和儿子逃跑而争取时间,惨死在鞑子马蹄之下的妻子,那个他心灵寄托一般的女人。
 
    在委托者所在的世界,正处于大月国末年,朝廷是积重难返,国家是连年受灾,内忧外患之下,是烽烟四起,农民起义是比比皆是。
 
    但是这都不是生活在济城的委托者所要担心的,因为他所居住的这个鲁地内陆的大城镇,难得的没有受到大灾,也没被逃难的灾民所糟蹋,依然过着安安静静的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但是就好像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这里人们的宁静,在北方的鞑子绕过坚壁高城的都城之后,就开始一路的朝着南方的各个城镇,劫掠过来,并且没有停下的趋势。
 
    这一次,青鞑子没有再返回他们那黑土地中的意思了,休养生息了多年的他们,已经将尖刀磨得霍霍,直至中原。
 
    国家性的战争爆发了。
 
    一路高歌猛进的鞑子,以摧枯拉朽之势打将了下来,每到一个城市,都很自然的遇到了极其不配合的普通民众。
 
    这种受过了上千年的传统汉人文化熏陶的老百姓们,压根就接受不了青鞑子的那一套的管理方法,而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激烈的反抗之后,不耐烦的青鞑子们,索性高举起了他们磨刀霍霍的利刃。
 
    因为他们实在是怕,怕那些人口基数是他们数倍的百姓们不服管教,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还没在这个富饶的国度中站稳脚跟,就要被再一次的赶出去。
 
    那么,对付这些人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杀!
 
    把他们杀的人数稀少了,就不怕了!
 
    不知道从哪个城镇开始,鞑子们就开始了他们屠城的脚步。
 
    方圆百里是鸡犬不留,动辄都是上万人的屠杀,让一个城镇是十室九空。
 
    那些侥幸逃出来的百姓,则是拼命的一路奔着南方跑来,带来了鞑子们的残忍,也带来了属于前路人的惨状。
 
    这让普通的百姓们,在面对鞑子的入侵的时候,就形成了更加可怕的恶性循环。
 
    但凡是看到了鞑子的军队之后,百姓们就自发性的分成了两拨。
 
    一拨人是毫不犹豫的逃跑,但是那些离开了高城阻挡的人们,很容易就成为了屠宰的目标。
 
    而另一拨人也没好到哪里去,那些帮助守城的将士士兵们顽强抵抗到最后一刻的百姓们,连存活下来的希望都没有,反倒更是被恼羞成怒的鞑子们,给杀了个精光。
 
    这就是小门小户的抠搜顾家,舍不得丢弃一点东西,到最后就被率先冲进城内的小股探查部队,给碰了个正着,从而一个照面,就丢了妻子的性命。
 
    慌不择路的,与原主的父母汇了合。
 
    可惜,这个家中一直都是自家婆娘和儿媳当家,骤然失去了主心骨的一家人,是心慌意乱的只知道随着大部队惶惶前行。
 
    自此之后,这一家人再也没有了安宁喜乐,反倒是越加的潦倒困苦了起来。
 
    因为原主的蔫老实,在凶悍的难民中,在后期饥饿难耐的逃荒路上,终究是没有能力让一家人吃上饱饭。
 
    而困顿不堪的生活,也让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才过了不久就一病不起,从而离开了这个家中。
 
    剩下一个饿得两眼发绿嗷嗷待哺的儿子,与他相依为命,一脚深一脚浅的往所谓的南方不停的前行着。
 
    可惜等待在他们南行路上的,不是安居乐业的大月国的疆土,而是被提前而至的鞑子的大部队,给屠城三日的哀鸿遍野。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