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个个一本正经此时正主一来到直接就康和蘅盛

作者: admin 分类: 华众娱乐网址 发布时间: 2018-10-28 13:11
  这名士兵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枪身传递过来,让他根本攥不住枪了!
 
    紧接着,苏锐一挥手,那枪托便狠狠的砸在了这名士兵的头上!
 
    “一团浆糊的脑子,我来给你清醒清醒!”
 
    说着,苏锐又是一枪托砸下去!
 
    那名出言不逊的士兵完全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软绵绵的就倒了下去!
 
    “记住,你是战士,不是流氓。”苏锐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钢枪,转脸看向了其他人:“枪是用来保家卫国的,是用来对付侵略者的,不是用来瞄准自己人的。”
 
    说着,他把钢枪一扔,便转身朝内院走去!
 
 第899章 我只是以暴制暴!
 
    薛如云跟在苏锐的身后,一起走进了蘅家大院。
 
    蘅盛优还捂着脖子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那清晰的窒息仍旧没有消失,刚刚仿若濒临死亡的感觉,让他从心底深处生出一股恐惧之意!
 
    他的喉咙生疼,肺部生疼,气管也像是要着火了一样!
 
    活了这么多年,蘅盛优从来都没经历过这种情况!
 
    李友站在原地,表情万分艰难,脸上仿佛被人打了很多耳光,火辣辣的。
 
    门口的响动早就惊动了很多人,这个时候从院子各处涌来了十几人,全部都是类似李亚龙手下的精英,蘅家这些年花出去的钱,有一大部分都是砸在这些人身上了。
 
    “阵势不错。”
 
    苏锐淡淡一笑,跨前一步,站在了薛如云的身前:“我只是要找蘅琴而已,你们都让开,再挡路的话,后果自负。”
 
    这些蘅家手下看到特种兵们都拦不住苏锐,自然也不想挡着路,可是他们是蘅家出钱培养的,就算明知挡不住,也得硬着头皮挡!
 
    “真的不让吗?”苏锐往前跨了一步,身上的气势隐隐的升腾起来。
 
    还是没人让开。
 
    “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那就别怪我出手太重了。”
 
    苏锐说罢,陡然跨前一步,两只手分别揪住了两人的衣襟,然后往中间重重的一撞!
 
    那两人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形,眼睁睁的看着彼此的头部撞在了一起!
 
    毫无还手之力!
 
    这头部相撞所发出来的闷响简直让人感觉到心颤!
 
    苏锐放倒两人之后,左拳毫不犹豫的挥出,重重的击打在第三人的面骨上,与此同时,他的右脚也是一记狠辣的撩腿,抽在了第四人的下巴上!
 
    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短短几秒钟的工夫,就已经撂倒了四个人!
 
    看到这样的身手,其他人都没有阻拦的勇气了!
 
    苏锐倒也没有再继续出手,而是牵起薛如云的手腕,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去。
 
    看这架势,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蘅元康已经站在客厅门口,看着一片狼藉的院子,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咳嗽的弟弟,表情之中满是阴霾。
 
    “你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蘅元康质问道,他的脾气可是也不怎么好,否则就不会冲过去要打断薛坦志的腿了!
 
    他也没想到,蘅盛优甚至把暴风特种部队给调来,都没能拦得住这个年轻男人!
 
    苏锐微微一笑:“我们找蘅琴,你只要让她出来,我就不会进去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说道:“而且,蘅家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也不会追究,这一切只需要蘅琴来承担就好。”
 
    “简直是在放屁!我蘅家对你做什么了?你以为你是谁?”蘅元康怒斥,苏锐的蔑视彻底把这位心高气傲的军官给激怒了。
 
    “我见过的大世家很多,蘅家这种规模的,我还不会放在眼里。”苏锐冷冷说道。
 
    这句充满蔑视意味的话语真是彻底的激怒了蘅元康:“我蘅家也是你有资格鄙视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
 
    “这句话正是我想问你的。”苏锐冷冷的反问道:“既然做错了事情,就需要有承担错误的心理准备,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一家人都不明白?”
 
    这句话让见多识广的蘅元康都禁不住的涌出震撼的心情,因为苏锐身上所流露出的镇静气质让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处于完全的弱势!
 
    这可不是蘅元康能够接受的事情,如今,狼上门了,而且来的如此气势汹汹,似乎让他们无可抵挡!
 
    “无论怎样,你今天都不可能在这里见到蘅琴!”蘅元康也发着狠。
 
    “你打不过我。”苏锐说道。
 
    “我是打不过你,但是如果你要见到蘅琴,只能从我的尸体上面跨过去!除非我死!”蘅元康所说的话和他的军衔职位真是极不相符,就像是一个随时准备斗狠的莽夫。
 
    啪!
 
    他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如你所愿。”苏锐轻轻一笑,反手又是一巴掌!
 
    接连两下,蘅元康整个人都被打懵了,双颊火辣辣的生疼,嘴角都流出鲜血!
 
    从出生到现在,四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什么时候承受过这种侮辱?
 
    在这之前,谁也不会想的到,整个南阳军区最有前途的大校军官,竟然被一个年轻男人左右开弓,扇的噼里啪啦!
 
    而李友和那些战士就这样看着这一切,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阻拦,此时此刻的他们都恨不得抓紧找个地缝钻进去,实在不想再在蘅家多呆一秒了。
 
    “我真是很少见过你这种主动找死的人。”
 
    苏锐冷冷一笑,迎着蘅元康愤怒的眼神,说道:“你不是说要从你的尸体上面跨过去才行吗?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我就喜欢你这么作死的人。”
 
    说着,苏锐重重的飞起一脚,正中蘅元康的胸膛!
 
    后者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重心,直接被撞飞,摔进了客厅内!撞翻了一片桌椅!
 
    虽然之前有特种部队守在门口,但是和首都的那些大世家相比,蘅家真的不算什么!
 
    客厅里那些蘅家的高层亲戚们都站起来,紧绷着神经,面面相觑,竟是没有一人敢去上前把蘅元康扶起来!
 
    没有实力就不要随便放狠话,不然分分钟被打脸!
 
    苏锐扫视了一圈,说道:“我说过,我只找蘅琴,她在哪儿?”
 
    没有人敢回答,凡是和他对视的人都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挪开了目光,生怕眼神会暴露自己的想法。
 
    “如果你们不愿意把她交出来的话,那么就只有我自己找找看了,放心,我不会把你们蘅家给翻个底朝天的。”苏锐说着,拉着薛如云迈进客厅,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站在了中央!
 
    蘅家在他的眼里真的算不得什么,这样的家族根基不牢,还妄想着图谋更大的基业,但是一个不小心,可能就立刻翻船。
 
    刚才这一众高层亲戚聚在一起讨论对策的时候,还个个一本正经,此时正主一来到,直接就现了原形!看到蘅元康和蘅盛优被打成了这个样子,竟然连一个敢吭气的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伴随着脚步声出现的,是蘅琴的尖叫声。
 
    “薛如云,你个野种!你个野种!你来蘅家做什么?你给我滚,你给我滚!”
 
    她出现在客厅,眼中满是仇恨,这完全失去了理智的女人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能这样咒骂着薛如云。
 
    殊不知,这个时候的语言是最苍白无力的。
 
    苏锐看了薛如云一眼,并没有选择动手,而是把主动权交给了她。
 
    其实,薛如云才应该是今天的主角。
 
    “非常简单的道理,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不是野种,我有母亲。”薛如云冷冷的看着蘅琴,眼中无悲也无喜:“从二十几年前你就全城围捕我,现在也派人杀我,你说说,这个仇我们要怎么算?”
 
    “是不是只有我杀了你,这个仇才算解了?”
 
    薛如云的问话让蘅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从我进入薛家大门的那一天起,你就搬了出去,但是暗地里不知道对我使了多少阴险的绊子,我那时候虽然小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